猫咪社区app官网入口进入

无风尴尬的笑着解释:“剧中也不是真的阉,我身上的血是反派的血,结局我和姐在一起了,姐还为我生了一对龙凤胎。”

谭岳不知不觉的走到他们的身后,语素不清,神情不明,他问:“言言,聘儿的眼睛怎么样了?”

苏言手掀开湿毛巾,看了看她的眼睛,“谭董,我姐的眼睛还得再敷一会儿。”

谭岳眯眼看着有心眼的苏言,刚才叫的亲密的姐夫,一会儿的功夫就变成谭董了,变得可真快。

无风起身对导演和大老板问好,接着他对苏言说:“小弟,我再去找一根毛巾湿水换着给聘儿捂眼睛。”

苏言:“谢谢无风哥。”

导演在一边等谭岳说下午休息的事情,“谭董,下午我们什么计划?”

“按照们的计划进行。”

导演心眼七拐八拐的想:会不会搞错了?

苏聘儿听到了谭岳的声音,她没有一丝的反应,就躺在弟弟的怀中歇息,无求亦无欲。

“等下谭董,我姐的眼睛不能再哭了,哭多了她眼睛会短暂的失明。”苏言说。

谭岳深深的看了眼眼睛上捂着白毛巾的女人,他准备松口的时候,无风又过来了,他递给苏言一条灰色毛巾,“让聘儿换一下,我去把白色的毛巾清水再洗一下。”

光影女子树林中更显娇媚

谭岳突然一言不发的走了,导演在后边跟着。

周围的人议论纷纷。

“谭董到底是来探班聘儿的么?怀疑,珊姐说他俩是一对,女朋友都这样了,难道谭董不心疼?”

“会不会真是包养的啊?”

“不会,聘儿不是那种同意被包养的人。”

……

中午的盒饭都送到了,导演邀请谭岳去附近的酒楼用餐。

苏聘儿也由地上坐在了一边的凳子上,她自己手捂着眼睛。

苏言一只手拿着她的剧本在为她扇风,另一只手给苏夫人打电话,大声嚷嚷:“喂,妈,我姐眼睛快瞎了。”

苏夫人问:“聘儿怎么了?”

“演戏用力过猛,哭了好几个小时,这会儿木的像个树桩子,一句话也不说,没反应咋办呀妈?”

苏夫人心中生出担忧,“让姐来医院我给看看,快点过来。”

苏言听出母亲的急切之意,他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于是拉着苏聘儿起身,“姐,我带去咱爸咱妈那儿看看眼睛。”

说到去看病,苏聘儿这才有了细微的反应,她摇头,“我再歇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苏言急了,他当众吆喝苏聘儿,“本来就笨嫁不出去,要是眼睛再瞎了,就一辈子单身吧,到老了,我可没义务养。”

谭岳的视线在苏家姐弟二人身上停留,他也听明白苏言的意思,于是问导演,“聘儿不断的哭了四个小时么?”

导演:“刚开始一直在哭,后来没泪了,我们就用的催泪弹,可能用多了吧。”

他黝黑的眸子斜睨一旁的导演,“什么叫可能?”

导演承认错误,“董事长,是我不严谨。”

“今天下午继续休息。”谭岳不悦的去到他车里。

导演看着苏聘儿和苏言在倔强,他瞬间明白谭岳的意思,于是走过去劝说:“聘儿去医院看看眼睛,下午我们不拍戏了,专门休息,快换换衣服去吧。”

苏言替姐姐道谢,他抓着苏聘儿就去更衣室处,他还把一名女工作人员推进去,“帮我照顾一下我姐。”

谭岳在影视城门口等了十分钟,那一对姐弟走出来,苏言伸手拦出租车,怎料一辆熟悉的黑色商务车停在他们的身旁,谭岳打开窗户对苏言说:“上车。”

苏聘儿的情绪回了一些,她说:“谭董去工作吧,我和言言坐出租车很快。”

“少废话,上车!”

苏言利落,打开车门,将苏聘儿送进去,他也进入,“姐夫,去北徳医院,我妈已经在等了。”

谭岳问:“看来的称呼真是随环境因素而改变啊。”

车子很快到了医院,谭岳不方便下车,他说:“我在门口等们,聘儿下车的时候小心车子。”

苏言自来熟的去到另一旁,牵着苏聘儿的手下车去医院的大厅。

苏夫人和苏院士心疼不已,早已下楼等候。

见到孩子们出现,她们一边一个拉着苏聘儿上楼去检查眼睛。

“们俩没有吃饭吧?”空下来的苏院士问。

眼科不属于他的范畴,他也没有妻子专业于是问一边的儿子。

苏言摇头,“她刚下场就不对劲儿了,一声不吭,坐在那儿给我一种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,眼睛那会儿都是红的,拍鬼片都不用这种眼睛。”

苏院士听起来就心疼,“一会儿爸妈带着们俩去吃饭,下午姐几点开始?”

“下午休息,导演说让我姐看病。不过不用带我们去吃饭了,我们有朋友一起来的。”

“那个朋友怎么没有一起上来?”

苏言掩饰:“诶呀,人家不方便来,也不认识,还是等以后再给说吧,爸,去帮帮我妈。”

苏院士误以为陪着他们来的朋友是某个大明星,出现在医院会引起轰动,所以没有追问。

苏夫人对丈夫说:“老公,去给聘儿买幅墨镜。”

苏院士正准备去,不料被儿子拉着,“爸,我去给我姐买,外边的天很热,别跑了。妈,我姐眼睛怎么样?”

“唉。”苏夫人心疼女儿叹了口气,“幸好没好歹,但妈看着姐的眼睛,心疼死了。”

苏聘儿心情好了许多,她也想起楼下的男人,“爸妈,我先回去了,晚上回家看们。”

苏夫人:“下午反正也没事,就留在妈办公室休息吧。”

苏聘儿拒绝,“楼下有朋友在等我们,而且,我这会儿好饿,我们去吃个饭,我再过来陪好么妈妈?”

苏夫人:“那还是别来来去去折腾了,去酒店休息更好,言言照顾好姐,让她今天一定要睡够十二个小时。”

“行,我知道了妈。”

苏院士上手揉揉女儿的眼睛,“爸去送们离开。”

“不用了爸,我和言言可以走,和妈稍微休息一会儿,很快就上班了。”

苏言也不想让谭岳见到他父母,万一他直接说自己又黑他公司的事情,爹妈还有亲姐将会加在一起数落他。

更有可能,她姐不顾亲情的报警。

“爸,我可以照顾我姐,们俩别送啊,千万别送。”

谭岳在原来的位置等了半个小时,苏聘儿手捂着眼睛被苏言牵着回到了车内。

谭岳问:“怎么说的?”

苏言:“我妈让我姐戴墨镜,我们先去吃饭,回去的时候我给我姐买个墨镜戴着。”

谭岳透过反光镜看向后座的苏聘儿她的情绪还十分低落,于是说:“现在去买。”

“姐夫,我姐到了饭点必须吃饭,她不吃饭会饿晕过去,我们先去吃饭吧。”

路上,苏言说起苏聘儿的规律饮食,“她的一日三餐坚持了二十多年,比打更的还准时,到了那个点不吃饭,头都是昏昏涨涨,饿的两眼发青,这会儿她估计饿的都不想说话了。”

谭岳又看了眼苏聘儿。

“姐夫,车里有水或者饮料么?”

谭岳从旁边拿起一瓶,“矿泉水。”

到了溯洄酒楼停车厂,谭岳打开车上的一个盒子,取出里边的眼镜盒扭头递给苏聘儿,“带上再下车。”

苏聘儿,“谭董我这会儿没事。”

“咱妈说得带着。”苏言替她接下,然后打开墨镜盒为苏聘儿带上墨镜,“哟,姐夫这标签还没撕啊。”